群众募资的现实面貌:不是集资,而是行销

群众募资 过去几年堪称一股潮流,除了群募的知名鼻祖 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 以外, 群募平台在台湾 也开始延烧起来。如今,群众募资在美国已经发展成更多「周边商品」,如 AngelList 已经开放以众筹的方式来投资新创公司、RealtyShares 透过众筹来买卖房地产赚价差,而 Lending Club 则是透过众筹来进行小额贷款。可见,整个 群众募资 现象对资本市场已开始有不可轻忽的影响。

敝人创办的新创公司曾在美国群募平台上为智慧型玩具募得 27 万五千元美金,个人也有使用 AngelList 与 Lending Club。希望能透过分享自己参与 群众募资 市场的一些经验和对于群众募资的看法,藉此抛砖引玉。

正名 群众募资

要讨论群众募资,首先我们必须定义何谓 群众募资 。 群众募资 跟共享经济一样,是种噱头词。就好像短租公寓、客车共乘、共同办公空间被许多人纳入「共享经济」的大伞下,但实际上这些服务很早以前就存在于不同产业,只是在共享经济被炒作起来前一直未有明确的法律规範。故此,真正的改变不是商业模式革新,而是如何将原本未被规範的灰色商业产值转变成为正向的经济。

同理, 群众募资 其实是一个非常模糊的概念,几乎任何多人合作筹资的情况都被称作 群众募资 。但若从这个角度来看,债卷、股票,甚至标会是不是都可以算作 群众募资 呢?而公益捐款的模式又和 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 有甚幺不同呢?答案是:除了散户居多外,其实本质上并没有甚幺太大的不同。

现在我们看到的各类 群众募资 平台其实是多种不同的金融产品。如 AngelList、Lending Club、
RealtyShares 等平台其实是一种方便散户投资的平台,其最大的挑战是政府对于金融和资本市场的管制和法规。由于这些平台其实属于投资工具,改日再讨论。

而现在最具代表性也最受瞩目的,要算是 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类的群众募资平台。这类 群众募资 平台由于是以捐款的方式资助专案发起人,因此少受行政机关管制。今天会以这类群众募资平台为主。

群众募资 的白日梦

有鉴于 Pebble 智慧型手錶和 Coin 智慧型信用卡为成功案例,群众募资为新创团队写下了一白日梦的蓝本。这白日梦大致上可如此简述:

以上说法自然有他的道理,但其真伪就好像「联合国能够维护世界和平和正义普世价值」一句话一样,理想和现实往往有一段距离。

群众募资 的成本

为什幺我会说筹资自由、资本市场民主化和公共利益最大化是种与现实有一段距离的理想呢?让我们先来讨论一下群众募资的成本。

没有实际操作过群众募资的朋友常常以为群众募资真的就是做个简报、叙述一个「好点子」就会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来英雄惜英雄。

事实完全不是这幺一回事。

拿去年在 Kickstarter 上以 878 万美金吃下排行榜第五名的 爆炸小猫 来说好了。这爆炸小猫团队究竟是何方神圣?

专案主脑其实是在美国很有名的 「麦片仔」,光脸书页面上就有 370 万名粉丝。Twitter 上也有 53 万名粉丝 。

爆炸小猫只是一简单恶搞的纸卡桌游,团队筹资目标仅 1 万美金,为何最后爆红?

这种现象与其说是少数案例,应该说是常态。

群众募资 要说是募资,不如说是行销比较恰当。因为最后的赢家是最会打 PR 的团队。

拿些美国的筹资案例来说好了:被誉为最成功的 Star Citizen,如果仔细看看背后的 游戏开发商 ,老闆是游戏界的知名设计师 Chris Roberts。而非常成功的 Pebble,大家不知道的是其实该公司原名为 Allerta,在众筹之前就已经是知名加速器 Y Combinator 重点培育公司、有美国金控豪门 Draper 家族的天使资金以及创投资金。Pebble 在众筹前已有完整的营运和产品团队,也曾发表黑莓手机的 inPulse 智慧型手錶。最后,先前提到的 Coin 亦是 Y Cominbator 重点培育公司,在群募之前已有完整的产品团队,在群募后转向创投基金筹到了 A 轮;可见,对 Coin 来说,群募只是一个试产品水温的筹资跳板。

成功的众筹案件,背后其实都有相当雄厚的执行实力,而多数情况下都是已受天使和创投注资的团队,并不是像许多人想的一样,是一个 帮助实践梦想 的平台。

而这些案件到底是怎幺运作的呢?

敝人可根据自己团队的群募成果稍微探讨一下内幕。其实敝人的团队在群募前,团队已经成立超过六个月,也已筹足 120 万美金的种子资金。我们团队已有设计、营运、硬体和软体等六名全职成员,也有公关和法律顾问。

在筹备群募案件时,我们已和该平台公司的公关团队混熟,因而连续三周登上该平台的「编辑首选」名单。同时,我们在全国性的玩具展与数大科技和大众媒体私下会面,已準备好新闻稿,也花了超过一万美金聘请製作团队来拍摄宣传影片。

这一切準备都是为了要在全国玩具展结束的前一天,正式以一耸动的「真正能跟你进行对话的智慧型玩具」标题对外宣布群募五万美金。

而很幸运地,这一切奏效了。我们团队的计画第一天就超越五万美金,三十天后结案总金额达 27.5 万美金。虽然没有排上该平台的前百大排行榜,但也是该平台成功专案筹资金额排行前 1%。

然而当我们仔细分析这群募计画的準备作业和已经投入的资源,不要说五万美金,其实 27.5 万美金在扣除成本后,对一家物联网新创公司的实质帮助其实没有想像中的大。

回顾先前讨论的一些成功群募案件,他们所投入的资源都远高于敝人的团队。这也告诉我们,群募改变了新创公司集资环境的梦想,和现实之间只能说有鸿沟之隔。

群众募资 的效益

既然要促成一极成功的群募计画需要投入这幺多资源,那为什幺还要群募呢?

根据敝人的团队的经验,群募的目标其实并不是为了要集资,而是要让投资人看到我们的产品有极大的需求。拿 Pebble、Coin 等公司的案例来看,大部分群众募资只是为了要试水温。

由于 群众募资 常常都是绑预购,这代表实际上筹到的钱有一大部分将会花在製造和物流成本,因此群募的金额并不像一般投资可以专注于商业开发和产品研发上。

所以拿到十万美金的 群众募资 ,不等于拿到了十万美金的投资,而应该说是拿到了十万美金的订单。最后,公司还是要思考如何去筹足营运和研发资本,否则也无法出货。

而群众募资平台的效益如何?至今仍是个未知数。

目前 Kickstarter 释出的 一份报告 ,虽堪称是宾州大学的独立研究,里面的用词实在弔诡:只有拐弯抹角地提到「65% 的受访者同意专案有準时出货」,但是却没有列出準时出货专案的比例和出货金额。而很有趣的是, 同一份报告中却告诉我们成功集资的专案有 9% 完全没有无法出货 。既然有资料却不愿意释出分析结果,似乎有甚幺难言之隐。而 CNN 的报导则指出连 Kickstarter 上筹资金额最高的 50 个专案都有 84% 的专案无法準时出货 。

除了这次 Kickstarter 上的 Zano 无人机出包 ,其总筹资金额排行第二的 智慧型冷冻箱 ,至今已经快两年了还没有出货。

9% 的成功集资专案没出货听起来没甚幺,却显示出很严重的问题。如果今天是知名加速器或是创投基金投资的公司,失败有可能,但「完全无法出货」的机率几乎是零。而上面的不少案例也指出群募的大型成功案例,几乎都有加速器、知名天使和创投撑腰。

为什幺呢?

因为钱对新创公司固然重要,却没有比执行力更重要。

许多创业家都了解「聪明资本」和「笨资本」的差别,所谓聪明资本,就是投资者拥有广大的人脉和商业资源,可以帮助公司找客户、拓展业务、聘请各类人才或是帮公司寻找买主来併购;而笨资本,就是投资者对公司的产业一窍不通,也不了解投资的週期和成功率,不但没有办法帮助公司执行业务,还可能三不五时来烦人要求股权兑现。

而 群众募资 ,若当作筹资管道,就是不折不扣的笨资本。

知名的加速器、天使投资人和创投基金每人每年研究的新创案例不下百家,若无法说服任何一人来投资你的团队,代表资深的投资人看不到你公司的未来。而通常投资人关注的不是你的点子,而是你的团队和经验。

所以若是为了逃避投资人而去追求笨资本,对于公司的长期发展并不是最健康的选择。

至此,个人相信群众募资仍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与其当作资本市场,不如从预购地角度去思考。

结语: 群众募资 在台湾

最后,敝人想讨论一下群众募资期许的最后两点:资本民主化和公共利益最大化。其实这期许是否成真并不难理解,上 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 看看其前 1% 的集资案件究竟有多少是有公共利益,又有多少是很难筹资的产业领域?

答案是,几乎没有。

群募平台上的成功案件主要是游戏、玩具和科技装置。可以说是没有 B2B 或基础建设案子,这也告诉你群募平台上的产业种类侷限于 B2C 产品的小宗。

最后,若再上美国的大型群募网站看看。你会发现,Kickstarter 上筹资超过一百万的案子,连两百个都没有!别忘了,美国的大型群募网站如 Kickstarter 是全美国加上一些国际的用户在注资,以台湾的规模,你就可以想像一个纯台湾的群众募资「荣景」规模才多大而已?

所以,当台湾人在思考群众募资的时候,我们要面对几个现实:

最最最重要的是,

群众募资总共分成哪四种类型?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群众募资的现实面貌:不是集资,而是行销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