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瑞士科学家Albert Hofmann合成出迷幻药LSD,并于5年后发现其迷幻效果,开启了大量研究。19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把不少药物转化成娱乐用途,甚或视之为提昇创意、探索心灵的手段。但随之而来的反扑,当权者把迷幻药视作禁忌,使相关的医学研究亦在缺乏资源及政府限制下萎缩。

Hofmann接受访问时曾表示对于LSD遭广泛禁止感到沮丧,他称LSD为「灵魂的药物」,相信LSD在医疗上的作用。他认为19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误用了LSD,而随后政治体制也不公地批评这种药物。Hofmann同意误用LSD可引致严重后果,尤其是在没有足够监督下首次使用。

►是毒还是药?为什幺MDMA被称为心灵的盘尼西林

2007年,瑞士当局批准心理治疗师Peter Gasser使用进行实验,让末期癌症或其他绝症患者使用LSD,这是35年来首项LSD的人体研究。Hofmann称讚此研究,指他相信LSD的治疗效果。

众筹让科学家扫描大脑

由于50年前仍然有大量LSD医学研究时,脑部扫描技术尚未发展成熟,神经科学家一直都不清楚到底LSD如何改变大脑,产生迷幻效果以至幻觉。2015年3月,贝克利基金会的迷幻药研究计划在科学众筹网站Walacea发起计划,希望获得2万5千英镑进行史上首项LSD如何影响大脑的研究,最终筹得款项超标一倍有多。

一群来自伦敦帝国学院、卡迪夫大学脑成像研究中心(Cardiff University Brain Research Imaging Centre)等机构的研究人员参与此项计划,近日于《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论文,解说其新发现。

研究小组找来20名心理及生理上健康的志愿者,让他们接受两次相隔最少两星期的脑部扫描,一次在接受LSD注射后,另一次则接受注射安慰剂。最终有15人的数据可用,《自然》杂誌表示其余5人因为在脑部扫描时动得太多,使数据不能使用。

合上眼仍能看见东西

研究小组发现,当志愿者注射了LSD后,不只得视觉皮层(visual cortex)处理视觉资讯,比起正常情况下会有更多脑区参与其中。负责领导研究的Robin Carhart-Harris博士解释︰「我们观察到大脑在LSD影响下的变化,显示志愿者在『合上眼时看见东西』,儘管他们真正见到的是其空想,而非外在世界。」研究小组量度效应的强度,发现跟志愿者自己评价像梦一样的幻觉複杂度相关。

群众募资助研究 科学家首度看见LSD如何影响大脑
Image Credit: Robin L. Carhart-Harris / Imperial College

Carhart-Harris指研究亦显示了当人们报称其意识受到LSD从根本改变时,大脑到底发生了甚幺事︰「通常我们的大脑有多个独立网络来处理特定功能,例如视觉、动作及听觉,甚至更複杂的如专注。但在LSD影响下,网络的分隔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个更整合、统一的大脑。」

自我消散

研究小组认为这个改变影响了人们的意识,也跟所谓的「自我消散」(ego-dissolution)现象有关。在「自我消散」状态的人,平日所感受到的自我会变得散碎,并感到跟他人、大自然合而为一。这种经验有时被视为宗教、精神上的体验,似乎跟使用LSD后,即使作用已消退幸福感仍增加有关。

Carhart-Harris补充道︰「当我们从婴儿变为成人时,大脑发展更精细的分工及有更多限制,当成熟后,我们思考时会更专注及缺乏弹性。从很多方面来看,受LSD影响的大脑像我们幼儿时期︰自由、不受限制。考虑到幼儿大脑极度情绪化及富想像力的特质,这看起来也颇为合理。」

神经科学界等待50年

帝国大学的神经心理药剂学教授David Nutt指神经科学家等待这一刻已有50年,更形容这发现对神经科学而言,就像粒子物理学发现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一样重要。他表示︰「我们以前不知道这些强烈的效应如何产生,也很难去理解。科学家要幺害怕进行相关研究,要幺难以跨过大量阻碍去完成研究。」

在接受《自然》访问时,Nutt表示是次结果跟先前研究裸盖菇素(psilocybin)——一种致幻剂,可在俗称迷幻蘑菇的裸盖菇中找到——所得数据一致,只是LSD的效果更为强烈,也更持久。

其他研究结果

除了这篇论文外,研究小组还有其他发现。另一个即将发表、同样由Carhart-Harris带领的研究,分析自我消解跟大脑整体连结的关係。

此外,小组中一名博士生Mendel Kaelen将会发表一篇关于在LSD药效未过时,听音乐带来的影响。他发现志愿者在LSD的影响下,海马旁迴(与储存记忆有关的脑区)跟视觉皮层交流会减少,但如果他们同时聆听音乐,视觉皮层会接收到较多来自海马旁迴的讯息,增加了LSD带来的效果。

研究小组指出目前的证据支持迷幻药有一定治疗潜力,希望学界能进一步研究,了解其机制及对大脑的作用。作者猜想迷幻药或者可以透过瓦解原有的神经活动模式,来消除若干精神障碍。当然,要证实这个假说,他们还需要更多研究。

Neural correlates of the LSD experience revealed by multimodal neuroimaging (Robin L. Carhart-Harris et al. 2016) Worlds First Imaging Study of the Brain on LSD (Walacea) LSD Researchers Are Crowdfunding the First Images of the Brain on Acid (Motherboard) Brain scans reveal how LSD affects consciousness (Nature) LSD’s impact on the brain revealed in groundbreaking images (The Guardian) The brain on LSD revealed: first scans show how the drug affects the brain (Imperial College London)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