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搞砸事情之后,四件比道歉还重要的事

你将认识到在何种情况下该道歉,何种情况下又不该。我会介绍一套能让对方放鬆的工具。更重要地,你将学到如何修补自己的人格,甚至让人格更上一层楼。让我们先设下此处的目标:进行完美地修补,好到让你庆幸自己当初搞砸了这件事。如果每当你的上司或公司犯下拙劣的错误,而你却可以想着:「太好了!让我来施展自己的魔力吧」,难道不是一件很棒的事吗?或者当你犯下在他人眼中──假设是另一半,极为愚蠢的错误时,你却可以想着,「这是让我们更亲密的好机会。」

没错,这是一项艰鉅的任务。但我希望至少能让你明白,这些修辞工具可以如何让你不失优雅地进行善后工作。

在这方面,你绝对可以相信我。我本人堪称搞砸事情的专家,在我职业生涯与私人生活中,我出过各式各样的错。我猜墓碑上的墓誌铭大概也会拼错吧。

我曾经弄错圣海伦火山所在的州。但请容许我为自己辩解一下,这座火山确实座落在奥勒冈──州界旁边的华盛顿州内。但州政府对于自己的州界线该在哪里,总是异常敏感。

总之,当这座火山开始冒烟时,当时任职于一份保守派杂誌社的我,写了一篇简短的快讯。这篇新闻内容不多,但恰巧是我在大学毕业后,以新进编辑身份所发布的第一篇文章。一直到一封来自华盛顿州的邮件出现在我的信箱里,我才意识到这个错误。华盛顿州州长芮伊(Dixy Lee Ray)透过那一页信纸,要求我将火山还给她。

噢,我的老天。我才刚要开始自己的新闻职业生涯,就已经意外地将整座火山搬到别地方了。我必须做出决定,而且分秒必争:重写一份个人履历,或想出一个对策。我选了后者。于是我坐在办公桌前,沉思了五分钟。接着,我拿起那封信,走进老闆的办公室。我告知他自己在重要时刻把事情搞砸了,并把信交给他。

「我想到一个计划,」我说,「要不要让我买一座火山,送给州长?」

「你想要买一座火山送给她?」

「呃,不是真的火山,是铜像或石膏製的那种。这样我们就可以真的把火山还到她手上。这对她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宣传,对我们来说也是。」

「搞砸这样的事情是无法为你赢得西岸之旅的,」老闆说道,「不过,把火山寄过去吧。」

于是,我这幺做了。我找到一座塑胶材质的火山,将那座火山寄给州长,并礼貌地谢谢她让我们借走她的火山。几天后,我收到州长署名的照片。照片中的她笑着拿着火山和那份出了错的杂誌。我们在下一期的杂誌上刊登更正启事,并放了这张照片。我的老闆非常开心,开心到这座火山在几个月后真的爆发时,他派遣我到当地进行专题报导。

我将火山放错地方的事情,跟说服有何关係?关係可大了。这个过程牵涉到我们在本书中所提到的许多原则。让我们来一一细数。

设定你的目标。在我们搞砸事情的第一时间,总是忙着为自己辩解和想办法掩饰。我们试着想出开脱的藉口或其他同事搞砸的前例,更差劲者,则是想办法找一只替罪羔羊。其实,我们可以做得更好。问题就出在我们没有想着如何藉此机会为自己加分。事实上,我们能赢得更大的目标。就我的例子而言,目标是保住饭碗。而最后的结果是我的工作更上一层楼、一位开心的州长、比州长更开心的上司。成为第一个告知此事的人。稍后,你将学到修辞艺术上的掌握时机(kairos)。在我的例子中,掌握时机就是作为第一个告知上司此事的人。我非常幸运,州长选择写信给我,而不是直接一状告到总编辑那里。如此一来,我就有机会成为第一个走进办公室、以自己的方式来传递这份坏消息的人,并赶紧……着眼于未来。这也是为什幺在传达这个消息前,你需要先想好一个计画。我搞砸了,但我们可以怎幺做。不要忘记,未来承载修辞上的选择,而过去只是负责处理责任归属的时态。这也是为什幺在《说理Ⅰ》中,我那将牙膏用得精光的儿子会说,「重点是,我们该如何防止同一件事再次发生?」这就是着眼于未来。那幺,谁能让未来更美好?就是你!而这引导我们走向……强化你的人格。毕竟这是搞砸一件事情的最大危险。这件事损坏了你的人格。修辞上来说,你的目标不仅仅是修复声誉,还需要进一步达成提升。你必须在他人心里留下一个更棒、更灿烂、更值得信赖的印象,一个更胜于搞砸事情前的印象。请记得,人格包含了才能、关心和动机:实践智慧、无利害关係和美德。没有什幺比你对搞砸一件事的回应,能更好地展现出自己具备的这三种印象製造基本工具。

展现自己的实践智慧,让别人认为你连善后都很能干。在实践智慧中,根据不同情况做出适当反应的适应性(adaptability),是极为重要的元素。

我曾经以一支迅速在网路世界中蔓延开来的非洲军阀大屠杀影片,作为演讲主题。我製作了精彩绝伦的 PowerPoint 投影片,将影片剪接成小片段,再根据每一小个片段製作修辞讲义。在我到达会场后,我才惊觉自己忘记将影片转换成可供不同电脑播放的影片格式。于是,我发现自己必须解说一部听众根本看不到的影片。为了充分利用我搞砸的这部分,我询问当时的观众:「有谁看过这部影片一次以上?」约莫六个人举起手。「好,」我说,「我需要你们来演出这部影片的各个片段。」接着,我将他们一一分配好片段。他们表演得就像是演技大奖优胜者般,观众都笑了起来,演说继续下去。儘管听众并没有被我的投影片製作技巧惊艳到,但从掌声中,我听得出他们对我适应性的激赏。后来,我在影片顺利播放的情况下又进行过几次演讲,但观众的回应就没那幺热烈。在实践智慧被发挥得淋漓尽致时,你甚至不需要道歉。

名词解释
英文的道歉一字「apology」,源自于希腊文,意思为「防卫的语言」。历史上的第一个道歉,是希腊人在法院中为自己辩护。这不是涉及自我贬低。


上一篇:
下一篇: